陕西森防信息网

专题

森林文化的内涵

日期:2018-03-22 08:55:26审稿人:来自:作者:

一、森林文化的提出与认识
1.早期森林文化思想的认知
人类在和森林的反复相互接触中,产生了一种新的文化形式森林文化。森林文化是一个古老而充满活力的课题。它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走过了漫长的历程,形成了具有自己独特风格和丰富内涵的体系,影响并推动着经济发展与社会文明进步。
林学创始人柯塔 (H .Cotta)早在 19世纪出版的《森林经理学》一书中就指出 :“森林经营的一半是技术 ,一半是艺术”。而技术与艺术的结合就是文化的重要组成 ,或许就是森林文化思想的萌芽。上溯至更早的各个历史时期 ,人们一面不断地认识森林 ,一面不断地从森林中获取生活、生存及精神需求和庇护的营养 ,产生了不断先进的营林技术和各具特色的艺术品。在人类更早时期 ,最早的文化 ,在新旧石器时期之前 ,或者在新旧石器时期 ,许多学者认为人类应存在一个以木器为生产工具的文明年代。因为当时人类生活在森林及森林环抱的环境之中 ,木材是理所当然的生产工具的首选材料。直至现代 ,木制生产工具仍然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在人类早期艺术品中 ,如原始岩画中森林狩猎就是一个主要题材之一。人类的这种木器文化、木石文化就是最早的森林文化。所以说森林文化不但是人类文化与文明的组成部分 ,也是人类文化的起源之一。国际上最早进行森林文化研究的是德国。柯塔认为是森林培育了德国的文化、科学和国民精神,从森林中走出一代又一代杰出的哲学家、思想家、音乐家、艺术家和诗人。在他的影响下,德国在 19 世纪初就开展了森林文化的教育与研究,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近自然林业的思想。20 世纪,森林文化的教育与研究在欧洲各国普遍开展。森林文化简而言之就是人类关于森林的文化
2.不同时期森林文化概念的提出与认识
森林文化是人和森林形成的一种互动关系,也是人类经营森林的过程体现出的一种社会现象。邓小贤在《森林文化、森林美学与森林经营管理》中认为:“以森林为背景,以人类和森林和谐为指导思想和研究对象的文化体系”,“是指人对森林的敬畏、崇拜与认识、是建立在对森林各种恩惠表示感谢的朴素感情基础上的反映人与森林关系的文化现象”。但新球在《森林文化的社会、经济和系统特征》中认为:“森林文化是指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对森林及其环境的需求和认识及其关系的总和”。
森林文化作为一种概念是在近年被提出来的,目的在于期望人们能够自觉地恢复过去那种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与此同时,森林文化组织也相应诞生。中国的森林文化研究会在山东的济南成立,旨在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促进人与森林的和谐相处。台湾的生态保护联盟曾将1999年确定为台湾的“森林文化年”,希望唤起人们对森林的尊重与爱护,莲花县为此组织了“世纪的醒悟为森林守夜”的大型活动,受到民众的热烈响应。国际上一些森林资源丰富的国家,国民文化在一定的程度上就是一个森林文化的表露.日本的森林文化协会对于日本文化的研究体现在森林文化上,日本人具有森林民族性,日本文化无疑属于一种森林文化。芬兰的英雄诗史《kaIewaIa》展现了芬兰人独有的狩猎与农耕相融合的森林文化遗产。
纵观人类文明的历史,不同时期人们对森林的认识和态度,反映了不同的文化特征。森林与人类本身的生存和发展,森林与诗歌、曲艺、绘画、音乐等文化现象紧密联系。在现代以森林为主题的“自然与文化遗产地”、“国家公园”、“森林公园”、“自然保护区”等人类生态文化现象的出现,反映了人类对森林的认识有了一个新的飞跃,同时反映了与之相联系的文化特征——城市的发展。工业的发展导致绿地与森林的减少;环境与科学技术发展对人类心理产生的文化效应—导致人们对森林与绿地的向往和渴望。人们开始认识到森林对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价值所在。森林的文化价值是森林价值的重要组成。关于森林文化的概念,郑小贤教授在1999年认为是“以森林为背景,以人类与森林和谐共存为指导思想和研究对象的文化体系;”并指出森林文化是“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2000年经过进一步研究后提出:“森林文化是指人对森林(自然) 的敬畏、崇拜与认识,是建立在对森林各种恩惠表示感谢的朴素感情基础上的反映人与森林关系中的文化现象。”并且区分为技术领域的森林文化和艺术领域的森林文化。在概念上前者反映了人类对森林的需求,后者反映了人类对森林的认识。在研究人类—森林—需求—认识对森林文化的影响中,发现森林技术是在人类对森林需求利益驱动下产生和成熟的,而森林艺术则源于人类对森林的认识。
由上述分析,森林文化是指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对森林及其环境的需求和认识以及相互关系的总和。森林文化亦如其他文化现象一样是精神和物质的相互联系,具有社会特征、经济特征、系统特征。具有时间与空间的差异、特定的表现形式和自身发展的规律
二、森林文化的种种定义
1.森林文化的广义:我们伟大的祖国疆域辽阔,自然条件复杂。纵横全国的大小山脉,生长着茂密的森林。在长期社会实践中,人与森林、人与自然之间建立起了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融合的关系,并由此而创造了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总和,即森林文化。换句话说就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所创造的与森林有关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
2.森林文化的狭义:在狭义上,是指与森林有关的社会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风俗习惯和行为模式。
3.森林文化的基本定义:森林文化是指人对森林的敬畏、崇拜与认识,是建立在对森林认识及其各种恩惠表示感谢的朴素感情基础上,反映人与森林关系的文化现象。包括技术领域的森林文化与艺术领域的森林文化两大部分:技术领域森林文化是指合理利用森林而形成的文化现象。如造林技术、培育技术、采伐技术、相关法律法规、森林计划制度、森林利用习惯等。还包括各地在传统风土习俗中形成的森林观和回归自然等适应自然思想;艺术领域森林文化是指反映人对森林的情感、感性的具体作品,如诗歌、绘画、雕刻、建筑、音乐、文学等艺术作品的总称。其中包括森林美学的内容。我国历代有关森林的诗歌、小说,画家笔下的山水、草木、飞禽走兽,宫廷与民居建筑,园林艺术,家具及工艺雕刻等都属艺术领域森林文化。
4. 森林文化的定义:森林文化是人类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在长期社会实践中形成的人与森林及其生态系统相互依存、相互作用、协同发展的关系,以及由此创造的一切物质产品和精神文化产品的总和。森林文化包括森林产品、森林美学、森林哲学、森林制度、森林休闲等多个层面,甚至涵盖生态保护、水土保持等多项功能。它不仅影响着人们的衣、食、住、行,而且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科学的森林文化以尊重森林和自然规律为前提,既强调人类发展和人类创造,也尊重森林和其他生物的生存权利,将人作为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环节看待,致力于人类与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传承和弘扬森林文化,有助于人们牢固树立热爱森林、崇尚科学、珍惜资源的生态文明观念,正确认识和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坚持科学发展、绿色发展,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生态文明社会。
三、森林文化的核心与本质
森林文化以人为本,以物为舟(即载体),以情作浆,寓意其中,力求达到物随人意,人物相通的境界。这里所讲的“物”,不仅泛指森林中的一切生物,而且还把与森林相连的山石泉瀑等森林自然景物也囊括其中。森林的人格化和人格化的森林,是森林文化的核心与本质。它展示在人们面前的更多的是物的形态(如竹文化、花文化、茶文化、园林文化等等)。
四、森林文化的特征
森林文化作为以森林为背景的协调人与森林、人与自然关系的文化样态,本质上是一种生态文化,它是人类处理人与森林、甚至是人与自然关系时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综合反映,是人类与森林长期相处形成和发展的文明现象,既具有社会属性,也具有自然属性。“以人为本,天人合一”是森林文化的最高境界,其本质和精髓体现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森林文化的基本特征表现为生态性、民族性、地域性和人文性,森林文化具有创新力、吸引力、渗透力和规范力。
1.森林文化的生态性
森林文化的生态性是森林文化最显著的特征之一,生态性即从生态学出发,协调自然同人之间的关系。从目前全球性生态危机看,森林的破坏是一个及其重要的原因,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科学家断言,假如森林从地球上消失,陆地90%的生物将灭绝;全球90%的淡水将白白流入大海;生物固氮将减少90%;生物放氧将减少60%;同时将伴生许多生态问题和生产问题,人类将无法生存。森林文化无论从物质层面、制度层面和精神层面,都将为生态危机的解决提供保障和支持。森林本身是一种生态、一种生命、一种生机。在物质层面上森林能向人类提供现成的无公害或绿色的食物、材料和能源。森林还可以向人类提供清新的空气,并且能够降解空气中的有毒化学物质。在精神层面上,它能培养人的生态意识、生态情感、生态思维模式,在社会心理上形成主导性的生态文化模式,从而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逐渐生成“生态人”的形象。
2.森林文化的民族性
森林文化的民族性指不同民族在认识和利用森林过程表现出的不同森林背景和不同文化品位。诸多的少数民族,处于不同的历史背景和山地森林环境,其宗教、风俗、习惯、情趣,以及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在表达上显出个别性和差异性,正是这种个别性和差异性,造成了森林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在西方森林文化中,认为树木是一种不可理解的超越自然的物体,从而产生出对树木的敬畏和崇拜,而无论在宗教、神话或民间传说中,都给树木赋予了神的光环。如北欧神话中幻想有宇宙树,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苏美尔人也把宇宙看作从海洋中生长出的巨大无比的树木;《冰洲远古文集》认为“树木的根系深达地狱,绿色的树冠伸入天堂,因此,树木把天堂、人间和地狱联结在一起”;《圣经》记载,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受蛇的唆使,偷吃了伊甸园中善恶树之果而犯了原罪,故而人一出生便有了罪。中国森林文化中亦有树木敬畏和树木崇拜现象,但与西方浓厚的树木神学色彩不同,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现实的人文色彩,如重人世而不重仙界的人文情结,中国人往往更看重的是森林的物质价值和审美价值。日本森林文化是日本文化的源泉,现代日本人的祖先被称之为“森之民”,日本人一直保持着对森林的亲切和敬畏,日本森林文化不仅影响着日本人的精神,并且已经融入到环境保护、环境教育、山村城市建设、区域经济振兴与流域管理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俄罗斯民族对森林的执著、深厚的热爱,造就了18世纪、19世纪的庄园文化,它是园林、建筑、雕塑、绘画、戏剧等艺术的综合体现。俄罗斯大森林自然原生态中所蕴含的神奇和丰富,弥漫在俄罗斯森林间的神秘、沉静与孤寂,影响了俄罗斯民族的忧郁、感伤、孤独的精神气质和苦难意识。
3.森林文化的地域性
森林文化的地域性,包括所在地民族特质,更多的是体现这一地域的地理和气候的特征。如日本典型的森林文化有照叶林文化和枹栎森林文化,俄罗斯的白桦林文化。中国版图辽阔,森林类型多样。北方和南方,干旱和润湿,山地和海岛,各有不同类型森林分布,从而显示出不同地域森林文化的特征。闽、粤、台、沿海一带,广植榕树,城乡榕荫,随处可见,这一带人对榕树特别崇拜,形成崇榕文化。海南以椰树为对象,椰树、沙滩、大海、构筑椰树文化。南方的林区如闽西北、湘西南、桂西南等杉木用材林区,植杉护杉用杉,并有“女儿杉”习俗,呈现的是杉文化。北方多以柏、槐、柳为主,诸多古柏、古槐、古柳均在长江以北,大家熟知的孔林、孟母林、关林等基本由柏树组成。洪洞大槐树,位于山西洪洞县西北,相传为明代洪武三年山西移民聚集地,虽古槐已朽,又植新槐,但歌谣“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传流至今。洪洞大槐树便非同一般古槐了。与南方的杉文化、棕榈文化、榕文化不同, 北方是以柏文化、槐文化、柳文化为主。东北地区,是红松故乡,沿袭的是红松文化。白桦林灰白素洁,景观独特,成为许多摄影家、画家制作的背景。东北大兴安岭地区,住桦皮屋,划桦皮船,用桦皮桶,形成有浓郁地方色彩的白桦文化。江南水乡,则以梅花、桃花为主调,传播梅花文化和桃花文化。南方一带山民吃梅、尝梅,还以梅花五瓣寓意欢乐、幸福、长寿、顺利、和平等五福。说到桃花,既有春天 “山桃红花满上头”, 又有故乡“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桃花源还是诸多文人说不清的理想境界。至于茶乡、竹乡、漆乡、枣乡,叙述的自然是茶文化、竹文化、漆文化、枣文化了。
4. 森林文化的人文性
森林不仅对人类有巨大的经济物利价值, 有可直观感知的美学价值, 而且, 面对人性、人格建设的需要, 它还具有深厚的人文精神借鉴价值。森林文化的人文性,指以森林为载体所表现的人文精神。此时的森林,已不单指一般物质的概念,而是融入人类精神的一个文化符号。如以松柏象征挺拔独立, 四季常青;以竹比喻虚心劲节,笔直不阿;以梅表征凌霜傲雪、独步早春;以榕叙述憨厚慈祥,从容大度。此外,胡杨的宁死不屈,凤凰木的热烈奔放,玉兰的素洁飘逸,柳树的婀娜多姿,桑梓的厚实稳定,木棉的新奇瑰丽等等,集中体现森林的独立、坚韧、包容、固守、协作等精神内涵。传统的“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现代称红柳、胡杨、沙枣为大漠三友,表达的正是森林的人文精神。《太平广记》卷407“主一州树”条载,东方荒外有豫樟树,树高千丈,胸围百丈,上有玄狐黑猿,树主一州。有九个大力士,操斧伐之,以占验九州吉凶。如果樟树斫而复生,则其州有福,树木受伤则州官生病,终年不复生则其州灭亡。从表面看这是一条古代神话占验记录,实质要告诉人们一条道理,即森林有无关乎国家兴亡之大事。孔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陶潜诗云“ 苍苍谷中树,冬夏常如兹。年年见霜雪, 谁谓不知时”,李白诗云“ 太华生长松,亭亭凌霜雪,天与百尺高,岂为微腌折”。还有屈原吟咏的南国橘树, 郑板桥所摹写的劲竹,毛泽东赞颂的傲雪的梅树之花等等。这些森林中的群体或个体, 都能通过人的情感寄托与艺术的加工而成为具有人文精神和人格力量的象征物或环境客体,展现了森林文化的人文性。
5.森林文化的创新力
森林文化要在继承中创新、在借鉴中发展、在不同的维度中考量,其研究、发掘、整理与应用也应根据现代的自然条件与社会经济发展概况,去粗取精,总结提高,在各种有形和无形的载体中,构建和创新一个完整的森林文化表意系统,使之更具有科学性、民族性和时代性,让它们为反哺森林、修复森林、建设森林、更好地利用森林,为解决当地所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和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服务。
6.森林文化的吸引力
亲近森林,亲近大自然,人们才能更多地热爱自然。森林文化产品可谓琳琅满目,森林观光、森林休闲、森林文学、森林艺术……不一而足,大自然既是森林文化的生动课堂,又是森林文化的重要阵地。
7.森林文化的渗透力
从某种意义上讲,建设森林文化,实际上是生态文明更为直观的体现与传播,是人们对森林的反思和寻根。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森林文化又是进行人与自然协调发展教育、动员人们参与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手段。
8.森林文化的规范力
森林文化影响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如果说法律为我们勾勒出的是一条底线,那么文化道德的力量则提出更高的要求。先进的森林文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先导,先进的森林文化价值观则影响着人们的经济行为,影响着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管好森林,需要规章制度,同样也需要文化的力量。专家有言,可持续发展的底层支撑是森林文化。森林文化具有滴水穿石的恒久力量,体现在人和森林的关系上,可以开启生态文明的视角,以科学的生态伦理观来匡正人们的观念和行为。
五、森林文化内容界定的几种说法
1.森林文化的内容(一)
通过对森林文化概念的分析和界定,虽然不同时期森林文化的内涵和侧重点有所不同,但总的来分析,主要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学习与制造工具—森林采伐,狩猎工具,利用森林树木制作其它生产生活工具;
(2)生活—居住:选址、结构、艺术;
食品:种类、获取与食用方式,有关风俗;
生产:狩猎形式与内容,采集方式与种类,经营森林的所有制形式与组织,利用重点与特征,保护方式与内容;
(3)知识—对森林结构与功能的系统知识,对森林生态的认识;
(4)信仰—对生物与生命的态度,认识与寄托;
(5)艺术—主题艺术与造型艺术,所有与森林有关的艺术品;
(6)伦理道德—利用与保护关系,人与森林相互关系。人对森林及生物的基本态度、有关政策、法律和规范;
(7)习俗—在生产生活过程中形成的约定成俗的方式与认识;
(8)技术—人类经营、利用、保护森林的技术体系。
2.森林文化的内容(二)
森林是人们贴近自然、增长知识、修身养性、净化心灵最理想的场所。森林本身就是一部内容丰富、包罗万象的教科书,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知识宝库。在森林里,可以从领略大自然的点点滴滴之中,接触到文、史、哲、数、理、化、天、地、生以及景观学、造园学、生态学、仿生学等各个方面的知识,也能得到美学、艺术、伦理、道德、宗教等方面的熏陶和享受,在启迪中感悟真谛。森林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它不仅影响着远古的农耕文明与现代文明,而且涉及到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许多领域。由森林文化而引伸出来的竹文化、花文化、茶文化、园林文化、森林美学、森林旅游文化 等若干分支,构成了森林文化完整的架构体系。
(1)从对动物、植物的图腾崇拜到社祀:对山林动物、植物的图腾崇拜源于原始自然宗教意识。中国古代以动物、植物命名的部落、地名和姓氏不胜枚举,中华民族称之为“龙的传人”也是动物崇拜的痕迹,新石器时代石崖壁画中不仅有森林动物的形象,也有对植物顶礼膜拜的图案。这种崇拜发展为社祀,各地以其所崇拜之树木为该地社木,春秋两季进行祭祀。在客观上,这种对动物和植物的崇拜起了保护森林的作用。
(2)各类树木及竹文化:树木文化源于先民对树木的崇拜,已如前述。中国进人文明社会之后,人们对木、竹已不止简单的崇拜与利用,而是与丰富多彩的精神生活相结合,渗透到文学、音乐、绘画等诸多艺术领域,并且不少树种成为独树一帜的特有文化,如桑文化、茶文化、松文化、竹文化、梅文化、桃文化、漆文化等。每种文化均有其源流,有许多传说和典故,并有大量的诗、词、歌、赋、绘画和专谱,各种树木均成为文学、艺术的创作题材。
(3)花卉文化:中国的花卉文化亦源远流长,可上溯至新石器时代。从浙江河姆渡遗址出土的陶片上,可见万年青和兰花的图案,人们已开始从花卉中获得美感。进人文明社会,不仅将花卉作为观赏、馈赠之物,并且也重视其实用价值,如用于饮食、纺织、染色、医药、调味、香料、驱虫等。在花卉文化的发展过程中,不仅有历史悠久的花卉庭园栽培技术,而且盆栽、盆景、插花等艺术也大为流行,经久不衰。同时,花卉也是文学艺术的创作题材,形成了多种花卉文化,如菊文化、兰文化、牡丹文化等。各种花卉专谱、绘画、诗文等不胜枚举。
(4)园林文化:中国园林文化是一种综合性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颗明珠。它是文明社会的产物,是世界园林三大系统(中国、西亚和希腊)的发源地之一。其发展和兴衰与中国的历史、文化息息相关,并具有民族特色。按其所有制可划分为皇家园林、私有园林、寺庙园林等。园林文化延续了几千年,为中国传统文化增添了异彩。其“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人工与自然相结合的园林艺术风格,在世界园林艺术中独树一帜,并曾对欧洲的园林艺术有很大的影响。这些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园林至今仍为人民文化生活的重要场所。
(5)隐士文化与森林游憩文化:先民进人文明社会后,随着城镇的建立和农田的扩大,森林成片消失,但人们并未忘记人类发样之地的森林,较早的森林游乐为涉猎活动。进人阶级社会后,一些逃世遁命的隐者、失意的政客和清高的文人.厌倦了城市的喧嚣,向往林栖山居,率先回到人类诞生的摇篮。或辟谷导引、修身养性,或登岭长啸、抚琴高歌,或耽爱山水、歌咏自然,或于山间耕作自给、安贫乐道,或著书立说、传诸后代。森林游憩的著名轶事.如西晋时期的竹林七贤、东晋时期的兰亭集会等。当前,随着旅游事业的发展,森林旅游正方兴未艾,这一推陈出新,正是这种森林文化的发展与延续。
六、森林文化的重要性
鲁迅先生说过,一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指引这个国家的未来。这个文化无疑应该包括森林文化。建设和谐社会,不仅是林业产业和事业在技术层面的发展和昌盛,也是文化的升华和繁荣—生态文明要靠森林文化导向,林业的活力要靠森林文化启动,森林的经营靠森林文化协调,务林人的形象靠森林文化塑造!大力培育森林文化,以人文精神和绿色思维来指导经济发展,这既和生态建设紧密相联,又符合发展林业产业的实际,必将成为人类与自然和谐的推进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