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检疫执法典型案例介绍

日期:2017-12-22 10:35:47审稿人:来自:中国森防信息网作者:

    一、检疫执法典型案例概述
    目前,世界性的检疫对象,被称为松树“癌症”,松林“非典”的松材线虫病传入我国后,对我国5亿亩松林构成了严重威胁。我市现有2000万亩松林,自2001年我市首次发生松材线虫病疫情,是因为未经检疫的机电木质包装调入造成疫情,到目前为止,我市已有6个区县被国家林业局公布为松材线虫病疫区。近年来,在松材线虫病防控实践中发现:凡远距离的疫情传播都是因为人为的加工、经营、运输、使用疫木或制品而造成。2007年万州区森防站对浙江省华田工业有限公司无证调运至重庆开县的摩托车木质包装上检测出了松材线虫活体;2010年发生长寿区但渡镇夏河坝煤矿周围松树成片异常死亡,对其煤矿用作坑木的松木上检测出了松材线虫活体。为了巩固松材线虫病防控成果,有效防止人为传播疫情,近年来我市大力开展了各种执法专项行动,奉行“打击就是最好的宣传”原则,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查处和打击力度,近五年来全市共查处检疫案件1860件。2012年成功查办了全国首例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刑事案件,违法当事人姜荣杰犯妨害动植物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填补了全国此类犯罪案件的空白。此后,2014年沙坪坝区、石柱县分别查处违法调运松疫木刑事案件。其中,沙坪坝区法院判决违法当事人有期徒刑六个月;石柱县法院判处违法当事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
    二、事件处理程序及依据
    (一)处理事件的责任部门:
    在这三起植物检疫涉疫刑案侦办中,南川区、沙坪坝区两起案件分别由两区森防站、森林公安局联合办案,以公安为主,森防站负责抽样检测,配合开展司法鉴定,森林公安局负责侦查取证。在南川涉疫案件侦查终结申请批捕时,由于该案在全国尚属首例,由市森防站、南川区林业局、南川区森林公安局的相关专家和办案人员一起与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的相关领导就《刑法修正案(七)》第337条的理解进行了沟通,特别就松材线虫病的严重危害性、传播条件,传播危险性及情节严重等相关问题进行了详细的交流。石柱县涉疫案件的查办是县森防站以行政处罚案件立案先期查办,检测出松材线虫后,认为触犯了刑法337条之规定,然后移交森林公安局具体侦办。
   (二)处理事件的详细程序:
    1、南川姜荣杰涉疫刑案。2012年3月7日,南川区森防站接群众举报,有一批可能含有松材线虫的松疫木门条,从松材线虫病疫区涪陵区非法调运至南川区太平场镇侨欣花园项目工地。区森林公安局、森防站迅速赶往现场,对疫木实施了取样和封存,及时做了案件调查笔录,经初步检测样品中含松材线虫。3月13日,市森防站执法人员再次前往现场抽取涉案木材样品,为案件办理提供检测、鉴定等相关技术支撑。经形态学镜检和提取线虫DNA进行实时荧光PCR分子检测,确诊涉案疫木含有大量松材线虫病活体。经重庆市森防站和南川区林业局会商,确定由南川区森林公安报请南川区公安局以刑事案立案侦办。南川区公安局于4月25日批准该案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经侦查,南川区森林公安查清了案件基本事实,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姜荣杰。由于姜荣杰拒绝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南川区公安局果断对其实施网上追逃。5月2日,姜荣杰投案自首。6月7日,南川区检察院依照刑法修正案(七)第三百三十七条“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中的“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情节严重的”情形对姜某正式批捕。8月8日依法向南川区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姜荣杰违反有关动植物检疫的国家规定,在未办理植物检疫手续的情况下,将带有松材线虫活体及传播媒介松褐天牛幼虫活体,且带疫比例高达62.5%的松材门条卖至马尾松树林区内,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妨害动植物检疫罪。8月10日正式判决。被告人姜荣杰犯妨害动植物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已缴纳);没收在案赃物材积为15.512立方米的松材门条,予以销毁。
    2、沙坪坝区谭晓袁涉疫刑案。2014年4月28日,根据群众举报,重庆市森防站联合沙坪坝区森防站、沙坪坝区森林公安局在沙坪坝区曾家木材市场内查获一车无证松原木,重量为10.58吨,发现部份枯死松木带有天牛蛀孔。执法人员怀疑该批松木来自松材线虫病疫区,当即对其进行了查封,抽取了6个样品进行检测,其中有3个样品带有松材线虫活体,对检测出松材线虫的三节松原木进行解剖,剖出松褐天牛幼虫及蛹活体18头,疫情随疫木扩散传播的危险性极大。随后,沙坪坝区森林公安局对该案件进行了立案侦查,侦查终结后,将案件调查材料上报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5月30日,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下发了立案决定书,决定对犯罪嫌疑人谭晓袁以妨碍动植物防疫、检疫案立案侦查。6月4日,对犯罪嫌疑人谭晓袁取保候审。11月4日沙坪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谭晓袁违反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在未办理任何植物检疫手续及采取专门防护隔离措施的情况下,将带有松材线虫及其传播媒介松褐天牛幼虫活体的10.58吨松疫木,从重庆忠县运至重庆市沙坪坝区曾家木材市场进行销售,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的危险,属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妨害动植物防疫、检疫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谭晓袁犯妨害动植物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没收在案赃物松疫木10.58吨,予以销毁。
    3、石柱县高峰涉疫刑案。2014年5月4日,石柱县森防站检疫执法人员在辖区内查获一车松原木。经查,该车松原木来自于松材线虫病疫区-忠县,随车无任何检疫运输手续,且发现部分带有天牛蛀孔的枯死木。庚即,县森防站向市森防站和县林业局汇报,第一时间启动了警检联合办案机制。对该批松原木进行了勘验、封存、抽样,抽取17个样品送检。经林业司法鉴定确认其中8个样品携带松材线虫活体,并在枯死木上解剖出松褐天牛幼虫、蛹和成虫。
    经市、县森林公安和森防部门研讨。认为运输疫木的当事人已违反有关植物检疫的国家规定,有引起重大植物疫情的危险,可作为刑事立案。5月12日,石柱县森防站按程序将本案件移交给石柱县森林公安局作为刑事案件立案调查。经过详细调查,查清了案件事实,并移送至石柱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高峰在传播媒介松褐天牛羽化期和疫情传播期间,无视有关动植物检疫的国家规定,在未办理疫木运输相关手续的情况下将30立方米的疫木运输到石柱县,运输沿途分布极易传播疫情的马尾松林达680公顷,有引发重大动植物疫情的危险,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了妨碍动植物防疫检疫罪。12月5日进行了判决。被告人高某犯妨害动植物检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三)处理事件过程中应用的相关法律文书:
    石柱县森防站在先期行政处罚中先后运用了九种法律文书:
    1、林业行政处罚立案登记表;
    2、抽样取证通知书;
    3、封存扣押决定书;
    4、(鉴定、检测、评估)聘请委托书;
    5、鉴定聘请书;
    6、解除封存扣押决定书;
    7、询问笔录;
    8、勘验检查笔录;
    9、案件移送书;
    (四)处理事件的法律、规定、文件等依据:
    1、国家林业局公告(涪陵、忠县是松材线虫病疫区):2004年第4号、2013年第4号,2006年第1号、2007年第4号、2009年第3号、2011年第2号、2012年第2号、2012年第3号、2013年第2号、2014年第2号;
    2、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松材线虫病预防和除治工作的通知(国办发明电〔2002〕5号)
    3、国家林业局关于印发《松材线虫病防治技术方案(修订版)》的通知(林造发〔2010〕35号)
    4、《松材线虫病疫区和疫木管理办法》(林造发〔2014〕10号)
    5、《全国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疫区管理办法》(林造发〔2013〕17号)
    6、国家林业局关于进一步加强松材线虫病发生区松木采伐运输管理工作的通知(林资发〔2004〕30号)
    7、重庆市林业局关于加强松材线虫病发生区松木采伐运输管理工作的通知(渝林资〔2004〕21号)
    8、中国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及检疫技术操作办法4.5重庆市林业司法鉴定中心的《松木样本检验报告》及《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
    9、相关的《松材线虫疫木除治合同》。
   (五)处理事件结果的应用
    结合三起刑案,谈谈对《刑法》第337条的粗浅理解及在检疫执法中的具体应用:
    三起案件的判决,依据是《刑法》第三百三十七条规定:“违反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的,或者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违反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主要违反了我国《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实施条例》、《动物防疫法》《植物检疫条例》为主体的关于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的行为。具体到植物检疫范畴,其行为是违反有关植物检疫管理规定的行为,如违反规定逃避检疫或者擅自改变植物、植物产品的规定用途等情形。
    “重大动植物疫情”: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应当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结合实际情况进行判断。涉及本类案件的确定依据就是国家林业局发布的疫情信息公告。
    “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行为人的行为现实地引起了重大动植物疫情的发生,行为人主观上可以是故意,也可以是过失。这里的故意或者过失是针对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并非针对违反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而言的。
    “情节严重”:目前都没有具体的界定标准,只有根据实践中的具体情况具体判断,比如:行为人主观是否故意,是否是明知故犯;违法加工、经营、调运的森林植物及其产品是否带有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检疫性有害生物,松疫木所携带松材线虫或天牛的比例,所运疫木或堆放疫木的地方离松林是否较近等因素加以判断。
    联系到本类案件,具体的运用就是:
    1、犯罪涉嫌人违反了有关动植物防疫、检疫的国家规定。运到南川、石柱、沙坪坝的松木板、原木来自于松材线虫病疫区--涪陵区、忠县,均未经过除害处理,因此,所运输松材是疫木,且未办理任何检疫手续,属违法调运。该行为违反了国务院《植物检疫条例》及《国家松材线虫病疫区疫木管理办法》、《重庆市植物检疫条例》等相关规定。
    2、有引起重大动植物疫情危险。
   (1)运输的松疫木数量大。南川案材积为15.512立方米,石柱案为30.7立方米,沙坪坝案为11吨。
   (2)带疫比例高。经检测,南川案携带松材线虫活体比例达62.5%,石柱案为70%,沙坪坝案为50%。并且解剖出大量的松褐天牛幼虫和蛹,均是即将进入或正处于羽化、传播时期。
   (3)危害严重。
    南川案件:违法当事人将松疫木运到南川太平场镇一房建工作,因为南川太平场镇是该区建设的农业生态园,90%属马尾松纯林,并且连片面积较大,疫木堆放地在马尾松纯林正中,向东距离113米,向南距离1500米,向北距离60米处均有马尾松纯林。一旦天牛成虫飞到林区取食,感染松材线虫病的机率非常大,必将会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对生态环境将造成严重破坏。
    石柱案件:违法当事人将较大数量的松疫木不按规定时间运输到涉疫安全利用企业,运输疫木时,已处于松材线虫病传播媒介的羽化期,运输疫木的沿途分布有马尾松林,涉及马尾松林小班133个、面积680.43公顷,疫情可能扩散的范围涉及马尾松林小班113个、面积639.60公顷,极可能造成疫情的传播。
    沙坪坝案件:违法当事人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于4月28日将松疫木偷运到该区木材市场,当时正处于传播媒介的羽化、传播期,运输线路涉及5个区县,行程260余公里,沿途10-100米范围内涉及松林面积上万亩。销售松原木的木材市场位于沙坪坝区曾家镇福来村与九龙坡区金凤镇大盐村交界处,周边有渝遂高速、重庆绕城高速、大学城与九龙坡区白市驿相连的虎曾大道,交通便利,一旦被加工成松木制品销往其他地区,极易在运输途中扩散传播,导致发生新的疫点。
    3、情节严重。
   (1)南川案中犯罪嫌疑人是涪陵区人,在涪陵区从事木材加工经营多年,明知涪陵区是国家林业局公布的松材线虫病的疫区,所卖松木方是疫木,疫区内的疫木不能随意砍伐、收购、加工、运输、买卖,而涪陵区森防站反复为其宣传,发放宣传资料,并有签字记录(宣传资料、监管告知书回执),属明知故犯。
   (2)石柱和沙坪坝案则是承包除治松材线虫病疫木任务的责任人直接违反所有国家规定非法运输牟利,主观上存在明知故犯过错,危害情节更加严重。

    4、犯罪的主体已符合相关规定。
    年满16周岁的自然人和单位都可以构成本罪。实践中,构成本罪的一般都是运输、携带、邮寄动植物、动植物产品和其他检疫物的货主及其代理人、承运人或押运人、寄件人或收件人、游客、加工人、经营人、储藏人、动物的屠宰人以及他可能实施违反国家动植物防疫、检疫规定的人。
    三、对检疫执法工作的意见建议
    (一)尽快出台司法解释。《刑法修正案七》虽然将《刑法》第337条进行了修订,但缺乏相应的司法解释,没有具体的定量标准,给植物检疫涉疫犯罪的立案、诉讼、审判等带来了难度。因此,建议尽快出台该法条司法解释。
    (二)尽快修订法律法规。现行的法律法规在施行过程中受到极大的局限,防范重大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法律支撑滞后,已不适应当今社会的发展需要,必须尽早修改、补充,使之更具有可操作性、实用性,为执法提供强有力的保障。同时,应制定切实可行的、具体的、操作性强的案件处置程序、证据收集要求、案件移送交接程序、涉案物品处置等各项规章,方便基层一线检疫执法人员操作。